阅读历史 |

第17章 不愿意分手(1 / 2)

加入书签

这晚的岳听风很来劲,拉着姜暄跳到晚会散场。

回宿舍换下舞裙时,她背后都微微出了汗。

给贺止发了见面地点后,姜暄就换了身简装出了门。

原本岳听风要送她回来,不过似乎是他的房东忽然找他,他就临时离开了。

这样也好,省得再给岳听风解释一遍了。

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后,姜暄愣了愣。

为什么要给岳听风解释?

她晃了晃脑袋,觉得可能是最近的生活总有岳听风的参与,所以干什么都能想到他。

……

她和贺止约在枫英湖边的凉亭。

到的时候,贺止静静看着湖面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贺止,”姜暄喊了他一声,然后走近道,“你想和我说什么?”

“……一来就问这个,你没别的话要和我说吗?”贺止皱眉看着她,语气说不上好。

姜暄不知道贺止指的是什么。

但她还是先开了口。

“今天那个女生,是你原本的舞伴吗?”

“……是,”贺止抿了抿唇,“她是新生,进了摄影部……”

姜暄没说话。

贺止抬眼看她,“她找不到舞伴,所以……”

贺止:“你生气了?只是跳舞而已,我跟她没什么关系。”

姜暄很无奈,她认真看着贺止,说道:“我没有生气,也不是质疑你和她的关系……我只是想说,为什么你要把她丢在那?”

贺止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姜暄,半天没吭声。

他的语气带着些不可置信:“……你就为了个跟你不相干的人?”

姜暄:“贺止,我们迟早会分手的,你如果想要和别人在一起,我并不阻拦啊。我和你说这些,是不想参与到你与别人的关系里。”

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,她会觉得那个被丢下的女孩可怜,遇人不淑。可今晚的情况就是,她没办法独善其身,贺止是因为看见了她才自己离开的。

姜暄不是什么大善人,可她和贺止的关系本来只是拖着而已,如果因为她的原因,去伤害另一个无辜的女生,她会有负罪感。

“姜暄,”贺止几乎是咬着牙,“你心是铁做的吗?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一点都不在乎?我跟别人在一起,你也毫不在意,现在为了个你根本就不认识的人,来质问我?”

“我不是质问你,”姜暄很冷静,“而且关于我们之间的事,我记得我们已经聊过了。”

贺止看上去挺生气的,他深吸一口气,扯了个笑,“对,我还想问你呢,你为什么会在理学院的晚会?”

“因为岳听风也没舞伴,所以我陪他来了。”

“你还没跟我分手,”贺止冷笑,“然后就去和别的男人跳舞?”

姜暄有些莫名,“……你不也准备和别的女生跳舞吗?”

贺止哑然无声。

他愤愤踢了一脚脚边的石子,道:“我和她没关系,但你呢?你和那个姓岳的,真的没事?”

姜暄一脑门问号,也不想再和他纠缠了,直截了当道:“如果你一定坚持谈满一年再分手,我同意。但是我觉得我们在此之前没必要再见面了。”

“我不同意,”贺止忽然欺身上来,抓住姜暄的肩膀,“暄暄,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?”

姜暄吓了一跳,失声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是认真的,我真的喜欢你,再给我一次机会,好不好?”贺止的语气几乎可以说是祈求。

离近了,姜暄才闻到一股酒气。

他喝酒了。

姜暄反手扣住贺止的胳膊,将他猛地推开了。

贺止吃痛,松开了手。

但他依然不甚清醒,一直盯着姜暄,眼神从眼睛游移到嘴唇,盯得姜暄头皮发麻。

“在一起半年多,不给亲,不给碰,我都接受。”他喘着粗气,“我还有哪里让你不满意?”

他好了伤疤忘了痛一般,又扯住姜暄的胳膊,“怎么,你迫不及待和我分手,不就是为了那个岳……”

在他的头垂过来之前,姜暄忍无可忍,一膝盖顶在了贺止肚子上。

“呕……”

他好像真的喝了很多。

姜暄退开几步,看着贺止猛然吐了出来。

“我不和醉鬼理论。”姜暄转头就走。

贺止的话,他此前从未说过,原来他心里是这样想的?

姜暄觉得反胃,加快了步伐。

她给蒋山逢发了消息,让他把贺止带回宿舍。

然后回到宿舍,躺在床上发呆。

原本她因为自己不纯粹的感情,对贺止一直感到心虚歉疚,可是……

贺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在她之前,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